<source id="66611"><form id="66611"></form></source>
  1. <label id="66611"><legend id="66611"><thead id="66611"></thead></legend></label>

      <acronym id="66611"></acronym>

      <output id="66611"></output>
    1. <var id="66611"></var>
      您當前的位置 : 龍泉新聞網 >> 甌江源·龍泉 >>正文

      納涼三江口

      2022-07-27 來源: 記者:

        王遠長

        盛夏,晚七時左右,我大多會一手提茶壺一手拿洞簫離家納涼而去。

        家里有空調,比室外涼,涼到我裸露的小腿及胳膊有受冷的感覺。調高溫度吧,悶。開了空調總愛門窗緊閉,否則顯得浪費折騰,心有不愿。我喜歡暮色降臨的大自然,尤其是溪水流動的河邊,那種涼爽才是舒心的。

        離家千米之外是龍泉著名的三江口,著名到本城大量市民聚集閑游,誰若有了客人也興致勃勃帶來此間一逛,客人走過大贊不虛此行。所謂三江其實不能算江,只是兩條不大不小的溪流而已。自西而來的是龍泉溪,甌江干流,古人稱秦溪;由北而至的是蔣溪。蔣溪由匯合處上溯二三百米巖樟溪與錦溪相擁,所以,智慧的人們一夸張,就有了三江之譽。夸張,有時候是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我說三江口著名不完全是夸張,她小小的方圓之中所流傳的故事足夠令你默許。

        蔣溪左岸是龍泉城最古老的西街,伴隨西街是開鑿于大宋年間的云水渠,千年之前的活水進城工程,妥妥的歷史文物,文化標簽。蔣溪右岸為宮頭村,宮頭之名的由來據傳古時此地有座熱鬧非凡的萬壽宮,宮前之地即稱宮頭,蘊涵幾許靈氣。溫州流傳甚廣堪稱浙南梁祝的凄美愛情故事《高機與吳三春》中的女主角吳三春就是宮頭人,她家老宅還在,只是后來易了主人。宮頭村緊挨鳳凰山,鳳凰山上有座鐵扇公主廟,供奉鐵扇公主及九天玄女等女界名流。此廟據說建于宋代,那么此鐵扇的真身比之吳承恩撰寫《西游記》才出現的鐵扇形象那可是早了幾百年。西街與宮頭有披云橋相連。披云橋也是古橋,后來興廢數度。幾十年前成為一座水泥公路橋,夏夜乘涼人數之多,汽車難以通過。如今擴建,橋兩邊加蓋帶屋頂的木柱廊道,乘涼人有了閑散處,汽車往來自如,安全又暢通,一橋雙廊的造型他鄉不多,名貫鄉里。我曾撰過一聯:披云修幾度,山溪矢志奔甌越;鐵扇憶三春,市井深情頌鳳凰。承蒙橋廊不棄,將此收納懸于柱上。秦溪右岸是南秦村,那是春秋末期歐冶子鑄劍的神奇所在,這名頭,一響二千多年,至今勢頭不減,常有酷愛古兵器的遠方客人來此祭拜。南秦與宮頭,有南秦橋通融,橋兩邊步行道又是人頭攢動的納涼之所。三江口向東百余米是留槎洲。留槎洲原名蔣秦淤,大學士蘇東坡給改的芳名。蘇東坡改名那會兒的蔣秦淤很大,淤地三千畝,秦溪沿南面山形而走,現今的南秦水南兩村都是洲中寶地。古人將島雅稱為洲,先得島上有居民。可惜世事變幻,如今留槎洲不及百畝,容不下居民,只供休閑,如殘存的一塊碎片。

        這么一說,你大概也明白,三江口不僅僅只有納涼功能了。

        去三江口我要橫穿西街,至楊碓埠右拐上行。楊碓埠早年是一座渡口埠頭,西街與南秦往來須乘渡船,南秦橋建成后,各種交通工具代替步行,渡船逐漸廢棄。名楊碓,古時此處該有一座水碓,現在還真復建了一座碓房,水車木碓石臼,一應俱全,只是水車徒轉,木碓無聲,石臼空空如也,沒有實用功能,缺了靈魂。新生代倒是對此新奇,將它作一個標本,拍照留點歷史印痕。碓房北面,是一棟土木建筑,人稱馬鞭廠。如今開辟成一座展覽館,時不時舉辦各類展覽活動,記憶與遐想在這里交替。

        沿云水渠西行,左手是一棟一棟長長的仿古建筑,建筑名稱倒也見趣,以詞牌命名,諸如“蘇幕遮”“永遇樂”“醉花陰”等,底層一間一間都是商鋪。龍泉最熱門的商品當然是青瓷,而喜歡青瓷的客人又多雅致,店中少不了設置品茶閑聊的雅座。右手民房為多,無賦名,我好想也給它們貼上“臨江仙”“浪淘沙”“江城子”之類的詞牌。三江口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棵古樟,樹底下常有活動舉辦。我覺得這樹也該有塊詞牌,叫“滿庭芳”可好?還有樹邊一座寬暢的涼亭,很多人在此談天說地,就作“相見歡”了,至于新屋面溪一側的一溜美人靠,“虞美人”很貼切。

        我的納涼所在,不在“滿庭芳”,不在“相見歡”,也不在“虞美人”,這里有階梯下行,溪邊有寬闊的步行道,道邊有一座座長條石墩,那是我的寶座。這道上有很多散步的人,如果還命名,就取“錦纏道”,至于我的寶座,那得“蘭陵王”才霸氣。

        因鳳凰山的屏擋,蔣溪最先融入暮色,加之這里建了丁步,很多人都喜歡在丁步上一跨一跨的行走。丁步上方是平鏡似的水波,岸邊有不少洗衣的婦人,誰都會想起那就是“浣溪沙”。丁步下面一級一級水花飛濺,最喜歡的是童子,估計“清平樂”般配。溪邊還有許多人垂釣,那片沙灘大概可稱“漁歌子”。

        我在一連串的詞牌中享受著沿蔣溪習習而來的涼風,腦門的細汗不知不覺被吹走。望著清澈的溪水,等待暮色漸濃,吹響悠然簫聲,斷斷續續,一曲又一曲,自得其樂,忘乎所以,我又想起了“鳳凰臺上憶吹簫”。散步的客人,有時會飄來一句“真好聽!”,有時也會停下來,“虞美人”上可能還會響起零星的掌聲。我與世界因此而相融得更為緊密,這種虛榮遠不是窩在空調間能享受的到。

        然而我也有不滿意的地方。我的老家在秦溪上游離城區50里處的一個村莊,小時候喝的水是清晨在秦溪里挑的,午間和晚間就泡在秦溪里納涼,到了青年之時,我時常一個人子夜時分泡入溪里,仰浮時眺望天空,安靜得似乎能聽得見星星在說話,那時的水才叫清澈、純凈。記得入城最初幾年,我和同事還在南秦橋下的溪里游泳,留槎洲外戲水人更是如煮餃子般。想不到幾十年過來,溪里已不見一人在游泳,游泳愛好者已駕車往巖樟溪幾里十幾里的溯流而上。好盼望愛水之人,能再沉浸在秦溪里,甌江源頭,不能中看不中游。

        夜越來越深,身心越來越舒爽,對岸高樓的窗燈一扇一扇開啟。岸邊的景觀燈變幻著色彩,將溪水映襯得光怪陸離。城東華嚴塔通體明亮,闖入城西三江口的視野,世界在不知不覺中再一次擴大。如果有月的夜晚,思緒可以打得更開,更飄逸。我曾寫過一首七絕,《日落三江口》,詩云:心儀日落三江口,淺浪溪風老少稠;但見人趨丁步擠,還觀吊塔挽霞留。又填過一首《青玉案》:山城罕遇今年暑,伏未入,高溫駐,四十還言加一度。樹陰嫌悶,熱流如虎,哪覓心涼處。三江口上先融暮,戲水乘風蔣秦聚。擠滿雙橋翁婦孺。一輪圓月,漸臨不語,靜聽孤簫訴。

        納涼三江口,我有我的感受。你若也愛幻想,到三江口來,你收獲到的何止是舒心的涼風!

      編輯:謝巍
      淫荡小骚妇自慰等炮友来了后开始女上啪啪最后直接内射国语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