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66611"><form id="66611"></form></source>
  1. <label id="66611"><legend id="66611"><thead id="66611"></thead></legend></label>

      <acronym id="66611"></acronym>

      <output id="66611"></output>
    1. <var id="66611"></var>
      您當前的位置 : 龍泉新聞網 >> 甌江源·龍泉 >>正文

      由《可可托海的牧羊人》說起

      2022-07-25 來源:今日龍泉 記者:

      徐龍年

        歌曲《可可托海的牧羊人》,由青年歌手王琪作詞、譜曲,并在2021年央視春晚演唱之后,很快就紅遍了大江南北。許多大中專院校的音樂老師都在教唱這首歌,各地廣場舞的組織者,也紛紛用此歌優美的旋律來編排舞蹈。

        《可可托海的牧羊人》源自一個凄美動人的愛情故事。一位失去丈夫的養蜂姑娘,帶著年幼的兒女和蜂群,騎著駱駝,來到牧羊青年所在的可可托海。初來乍到,人生地疏,困難重重,牧羊青年無微不至地幫助她,關心她,體貼她。日復一日,愛情的種子已然在兩人的心中生根開花,本應順理成章地結出婚姻之果,但是,養蜂姑娘卻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悄然離開了可可托海。

        牧羊青年對“心上人”養蜂姑娘愛得可謂一往情深,愿意陪她“翻過雪山穿越戈壁”。在牧羊青年的心目中,“再沒人能唱出像你那樣動人的歌曲,再沒有一個美麗的姑娘讓我難忘記!”可是牧羊青年萬萬想不到,養蜂姑娘非但“不辭而別”,而且“還斷絕了所有的消息”。

        我認為這里的“不辭而別”非常耐人尋味:養蜂姑娘完全有可能也深深地愛上了善良、勤勞的牧羊青年。或許是想到自己曾經有過一段婚姻,還有一對兒女,不能拖累他;經歷了無數個不眠之夜的輾轉反側,最后終于選擇了忍痛割愛,“不辭而別”。

        至于養蜂姑娘已經“嫁到了伊犁”,此句前面有“他們說”三個字。這里的“他們”,是不定指的第三人稱復數;我們有理由猜測,這是養蜂姑娘精心編造的一個善意謊言,她托人捎話給牧羊青年,要他另覓心儀的姑娘,追求自己的幸福。可是淳樸的牧羊青年顯然不相信養蜂姑娘會突然“嫁到了伊犁”,總是憧憬著朝好的方向自我安慰:“是不是因為那里有美麗的那拉提,還是那里的杏花才能釀出你要的甜蜜?”

        這個愛情故事確實讓人惋惜!我們多么希望隨著時間的推移,養蜂姑娘會被牧羊青年的真摯感情所打動,“有情人終成眷屬”,建立美滿的家庭,共同用誠實而勤奮的勞動,獲取物質和精神的雙豐收!

        能夠自己作詞、譜曲、演唱,并得到社會廣泛認可的音樂人,歷來少之又少,十分難能可貴!青年歌手王琪用真情作詞,用真情譜曲,用真情演唱;整首歌從頭至尾沒有一個“愛”字,但我們無論是聽還是唱,時時都被“愛”深深牽動著!《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全詞押“一七(i)”韻,親切細膩,婉轉綿長,再加上此歌的音域不算太寬,大多數人都能駕馭,所以一年多來,它成了各地街頭巷尾耳熟能詳的經典歌曲。

        大家知道,愛情是藝術創作不竭的源泉和永恒的主題之一。圍繞愛情,古往今來的音樂家,創作了無數優秀的歌曲。其中山西民歌《走西口》,情真意切,流傳極廣:“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實在難留,手拉著那哥哥的手,送哥送到大門口……”

        此外,由王洛賓先生創作的青海民歌《在那遙遠的地方》,早已家喻戶曉,深受喜愛:“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們走過了她的帳房,都要回頭留戀地張望。……我愿拋棄了財產,跟她去放羊。每天看著她動人的眼睛,和那美麗金邊的衣裳。我愿做一只小羊,坐在她身旁。我愿她拿著細細的皮鞭,不斷輕輕打在我身上。我愿她拿著細細的皮鞭,不斷輕輕打在我身上。”

      編輯:季靚
      淫荡小骚妇自慰等炮友来了后开始女上啪啪最后直接内射国语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