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66611"><form id="66611"></form></source>
  1. <label id="66611"><legend id="66611"><thead id="66611"></thead></legend></label>

      <acronym id="66611"></acronym>

      <output id="66611"></output>
    1. <var id="66611"></var>
      您當前的位置 : 龍泉新聞網 >> 劍瓷龍泉 >>正文

      《道與器》:宋韻文化視角下的青瓷專著

      2021-10-11 來源:今日龍泉 記者:

        日前,龍泉青瓷藝人徐殷著、龍泉市博物館編的《道與器:中國傳統文化——龍泉青瓷》一書,由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發行。

        “一片宋瓷,一部中國文化史。”在宋韻文化的視角下感悟、品味龍泉青瓷,是《道與器》的最大亮點,也是該書區別于同類書籍的一大特色。

        《道與器》一書分為:憶歷史、賞器型、品釉色、觀紋飾、辯特征、思意境、悟品位、話美學、聊收藏、談創新等十個篇章,首都博物館研究員、中國古陶瓷鑒定專家王春城,龍泉青瓷收藏鑒賞家、中國臺灣臺中市龍泉青瓷展館“舍得蕓集”藝術顧問阮明智分別作序,全書約15萬字,圖文并茂、裝幀考究、品位高雅。

        徐殷,浙江省“新世紀151人才工程”第二層次人才、浙江省工藝美術大師、麗水市首席技師,龍泉佳之韻青瓷有限公司董事長。他自幼在瓷土堆里玩泥巴長大,源于融入血脈的情結,長大后一直在龍泉青瓷行業打拼,首創青瓷浮雕瓷畫這一全新藝術形式,并獲得龍泉青瓷界首個國家專利。近年來,徐殷轉向專攻燒制難度最大的鐵胎青瓷,其成品率極低的作品為藏家所追逐。這也是他出于對宋韻文化的景仰和宋官窯青瓷的敬慕之所為。他認為,雖然前途布滿荊棘,但身為龍泉青瓷一分子,如此方能不愧古圣,不辱先賢。

        宋代,是中華文化發展的一個高峰。宋韻文化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宋韻文化,灼灼其華,千年流芳。有著1600余年歷史的龍泉窯,南宋時期達到了巔峰。宋代龍泉窯青瓷美在簡潔,美在自然。造型上追求質樸、自然的典雅之美,傾向于天然去雕飾,返璞歸真;釉色上講究色調單一,喜歡天青、粉青、梅子青這種接近大自然的色調,把“純天然”之美推向極致,同時體現了那個時代追求細膩純凈、深沉高雅的美學風韻。

        宋韻文化是具有中國氣派和浙江辨識度的重要文化標識。前不久召開的省委文化工作會議提出實施“宋韻文化傳世工程”,要在打造以宋韻文化為代表的浙江歷史文化金名片上不斷取得新突破,讓千年宋韻在新時代“流動”起來、傳承下去。

        “龍泉青瓷是宋韻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伴隨著‘宋韻文化傳世工程’的實施,龍泉青瓷必將迎來千載難逢的新機遇,作為當代龍泉青瓷藝人,既時不我待,更任重道遠。”徐殷說。

        記者  吳向東

      鼎式爐

      齋心盞

      沙漠之舟

      序一

        我與徐殷因青瓷而結緣,又因有相同的磁場而結為摯友。

        多年來,我目睹了他的獨創巧作——他除了繼承并發揚古代龍泉青瓷的立件制作技藝,還結合明清時期的文化特色,制作出了形式多樣的轎瓶和青瓷浮雕瓷畫,豐富了龍泉青瓷的造型設計。

        形制上,其承古創新兼而有之。有端莊者,有雍容者,有典雅者,有大氣者……承古卻不泥古,大膽創新,自成一家。

        至于釉色方面,徐殷更是不遺余力地孜孜探索,努力尋找可為釉料的新的天然原材,冀望在既有的青瓷釉色上有所增益,進而突破革新。

        在不斷的試煉中,他獲得了相當的成就,尤以梅子青釉色為最,已達到一新世人耳目之成果,這與他的執著是分不開的。

        眾所周知,鐵胎青瓷燒制難,永遠是制瓷藝人的噩夢,但其尤受宋代皇家喜愛,最大原因應該就是其深謐釉色之難得。鐵胎青瓷的坯子含鐵量很高,但這種坯子卻是釉水的天敵,欲將釉料附著于上且毫不違和是絕對的難題,迄今許多人仍在這一領域探索。再加上含鐵量高的坯子在高溫下極易軟化變形,成型非常不易。兩大難題令許多制瓷藝人對燒制鐵胎青瓷望而卻步。

        徐殷卻反其道而行,說是對他自己的挑戰也行,其實這就是他的執著的表現,也就是所謂的匠人精神,也只有具有這種精神,匠人方才配稱匠人。

        徐殷燒制成了多件鐵胎作品,常有人將他的作品與宋代官窯燒制的器物相比較。這些作品真乃得來不易,是在不斷的失敗挫折中屢敗屢戰、再接再厲的成果,從材料、工藝角度印證了龍泉曾為宋代燒制官窯之窯場的事實。徐殷是浙江省工藝美術大師、浙江省“新世紀151人才工程”第二層次人才。他不僅在創作中展現自身的藝術才華,在推廣龍泉青瓷文化事業上更是不遺余力。在過去的數年里,于微信朋友圈每日發布一則或數則有關龍泉青瓷方面的文章,廣泛地介紹相關知識,他的文章飽含了我國傳統文化中的智識,體現了古來先賢們的思想結晶,是珍貴的人生哲學。

        徐君的文章篇篇凝練精辟,言簡意賅,將偉大的中華文化精神表現于文字之中,對大眾起了深且廣的教育作用。

        徐殷曾說,發布這些文字是他對自己的承諾,是他不可推卸的任務,今后仍將筆耕不輟,盡一己微薄之力,將華夏遺蘊推廣于世,肩負起青瓷大師的使命和責任。

        今徐殷大師將數年來之文字集結成冊,囑作引言,末學不揣鄙陋,謹為之序。

        王春城(首都博物館研究員、中國古陶瓷鑒定專家)

      允恭克讓蓋罐

      至尊洗

      序二

        徐殷,世居文化古鎮浙江龍泉,1969年生,幼受儒訓,出入有度,侍親至孝,謹守禮教。現為中國傳統工藝大師、浙江省“新世紀151人才工程”第二層次人才、浙江省工藝美術大師、麗水市首席技師。

        徐殷勤學不倦,浸淫于千年宋代美學文化中,汲取其極簡、極樸之文化精髓,融入胎泥之中,創出龍泉青瓷新的“道”“器”精神。

        2010年,“新世紀151人才工程”將徐殷列為第二層次人才,對他而言,這是對他過去一切努力的肯定。因為這一榮譽極為難得,入選者必須是專業領域內的拔尖人才,有一定的學術與創新素養,對個人而言,這是莫大的肯定與榮耀。

        徐殷為人謙讓克己,胸懷仁厚,然而其作品卻足高氣強,獨樹一幟。無論大器小品,皆深具個人風格,尤因其對釉色之燒成獨具心得,而執光色于股掌之間,因器而色,因色而器,方寸捏拿恰到好處,無所逾越。龍泉青瓷獨有之粉青、梅子青釉色在徐殷手里似乎突然間得到了釋放,盡情地向世人展示風情。粉青似青帶粉,似晨曦透薄霧,釉面青光和煦,影隨光移,深淺幻化。梅子青色濃釉厚,從黃綠過渡到黃綠,再過渡到綠綠,再到藍綠、綠藍,形成了一道豐富的色帶,翠色穿眼欲滴,直透心扉。

        作品中之大器者形制端莊,或高雅,或華貴,無不莊嚴肅穆;小品者釉色深滲,釉光沉斂,靜置如鐘坐,不因器小而顯輕浮。器形做工極盡精致,釉色洗練如天工再現,令人望之欣然,幽情雅趣油然而生,誠為極品、逸品。

        徐殷近幾年來致力于恢復宋代官窯之風華。眾所周知,宋代官窯為皇家所定制,多為鐵胎厚釉,質量要求十分嚴格,傳世作品今只見于北京、臺北及世界各大博物館中,其中真正無瑕者卻如鳳毛麟角,一器難求。徐殷不畏艱難,屢敗屢起,在不斷試煉中獲一定之心得,并用于創作,然而仍難逃鐵胎與釉水是對立天敵的宿命。

        面對困難,有兩個選擇:一是放棄,二是接受挑戰。徐殷選擇了后者,雖難,卻毅然而行。

        今日,他于萬難中終燒成器物數件,與宋官窯作品相較,應是工力悉敵。觀其新作,想必可為經典。

        徐殷曾自謙:“擬不揣淺陋,謹以芹曝之獻,以饗識者。”此言實乃過謙,觀其新作前無古人,確為不凡,今為之記,并為之獻予同好者。

        斯人斯事,天工開物,典藏徐殷作品尤如典藏文化,欣賞徐殷作品正好可以接近藝術。

        阮明智(龍泉青瓷收藏鑒賞家、中國臺灣臺中市龍泉青瓷展館“舍得蕓集”藝術顧問)

      編輯:季靚
      淫荡小骚妇自慰等炮友来了后开始女上啪啪最后直接内射国语对